学术动态

论网络信息化条件下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 实现方式的转型

作者:思政中心 来源:思政中心 日期:2016-11-29 阅读:

论网络信息化条件下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的转型

汪馨兰

(中国民航飞行学院 社会科学部,四川 广汉 618307)

[摘要]在网络信息化条件下,网络信息传播的新特征颠覆了传统信息环境下枯燥抽象、单向传播、单一封闭的传播格局,这使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的转型成为必然诉求。新形势下,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新型实现方式可以体现在三个主要方面:立足生活、凸显审美价值,从抽象式转变为形象式;平等参与、开展民主讨论,从独白式转变为对话式;贴近对象、构建综合化平台,从单一式转变为立体式。只有与时俱进地推进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的创新,才能牢牢把握网络信息化条件下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权。

[关键词]网络信息化;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

习近平同志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1]“我们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法挽回的历史性错误。”[2]从历史上看,党的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萌芽于硝烟弥漫的革命时期,成形于计划经济体制下,在市场经济的改革实践中得以调整和发展。当前,在网络信息化条件下,信息传播呈现出新特点,使网络信息环境与传统媒介信息环境的话语体系呈现很大区别,形成了具有网络信息时代特色的话语体系,使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产生巨大的转变,体现了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演进史上的革命性转变。当代中国,要做好网络信息化条件下的意识形态工作,必须与时俱进地推进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的创新,通过形象生动的网络信息话语、平等参与的网络对话模式、立体多样的媒介内容与形式解读好、宣传好我国主流意识形态。

一、立足生活、凸显审美价值,从抽象式转变为形象式

传统的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体现出枯燥抽象的缺陷,主要通过“宏大叙事”来表达,大多以口号式宣传或纯文本式理论探索解读意识形态内容,集中反映了革命式“慷慨激情”或“英雄气概”的情怀,表现出斗争式、运动式、革命性等传统意识形态特征。这种意识形态话语权的表达方式一方面具有化育效果与渲染作用,另一方面也带有简单化图解、主题过于宏大、偏离民众生活等弊病,在新形势下难以引起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青少年群体的共鸣。正如邓小平指出:“我们的社会主义文艺,要通过有血有肉、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真实地反映丰富的社会生活。”[3](P210)事实上,代代流传的经典艺术作品都是以鲜活真实的人物形象来表达对现实生活的思考和领悟。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教育既不能执迷于形而上的学理性研究,也不能裹挟浓厚的教条主义与形式主义色彩,而应当立足于人民群众火热真实的日常生活,挖掘艺术形象的审美价值,给予民众美的享受与思想启迪,从而将意识形态宣传教育与民众日常生活相融合,使民众在无意识中自觉认同并接受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达到抽象理论逻辑和具体生活逻辑的统一。

网络信息化条件下,鲜活生动的网络交际语言、丰富多样的网络游戏以及表达现代人思想情感的网络艺术都真实且深刻地展现着中国网民的生活状态和精神世界,为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实现提供新契机。其中,诙谐幽默、自成一体、没有规则、不受文本或字数限制的网络语言颠覆了传统主流意识形态话语表达的整体性、厚重性和严肃性,能够以轻松活泼、形象直观的方式展示主流意识形态的深刻内涵,使民众在喜闻乐见的艺术表达中理解主流意识形态的理论体系。以网络数字化形态呈现的诗歌、音乐、戏剧、电影、小说等传统艺术,能够以文本、音频、视频集于一体的方式展现主流意识形态的独特艺术魅力,极大调动人民群众的感官体验。网络游戏为民众尤其是青少年群体所提供的全息互动空间,更可以让人民群众在娱乐式享受中轻松获取主流意识形态的相关内容。随着信息网络化渗透到民众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交流也应当与民众日常生活世界和精神追求紧密结合,通过恢弘系统的艺术形象集群与综合全面的艺术形象序列,赋予主流意识形态以生活化特征和艺术美感,使主流意识形态的思想导向功能同审美功能相统一。

在网络信息化时代,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行使过程应当寓教于形象,具有极强现实针对性。当前,西方发达国家依托于新兴传播媒介,通过“信息殖民”的方式巩固其强势文化地位,进而争夺我国意识形态话语权。美国政治学者约瑟夫·奈提出:“软实力,即我们的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号召力。”[4](P5)西方国家以流行文化为意识形态武器,借助于网络信息将享乐主义、消费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个人主义等价值观念渗透进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造成民众思想领域的失序与混乱,危害着我国社会主义主流意识传统话语权的主导力。例如,美国好莱坞电影《钢铁侠3》(2013)中,钢铁侠代表着美国“世界警察”的形象,实则是美国文化霸权主义的符号象征。《空军一号》(2012)赋予美国拯救世界的神圣使命,在恢弘的电影场面背后是对于西方主流价值观的宣扬,以实现“文化西方化”的目的。因此,面对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面临的挑战,我们要创作出具有时代高度和思想深度、能够弘扬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的精品力作,为中国网民提供思想指引、构建精神家园,在网络空间多样性的价值世界里帮助他们确认科学的、正确的价值理念,以抵制西方文化中不良信息的污染。

新形势下,我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行使过程要寓教于乐,以生动形象的表现方式展示人民群众的日常审美意识,满足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的心理需求,才能提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渗透力、影响力。首先,要关注民众利益诉求,以形象化方式展现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引导力。习近平提出:“对人民,要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道理,深入群众、深入生活,诚心诚意做人民的小学生。”[5]思想工作者在意识形态的话语表达和实现过程中应当关注民众最为现实、最为直接、最为关心的利益问题,以声像兼美、图文并茂的网络信息表现方式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民众日常生活,最大限度满足不同群体、不同阶层多元化多层次的利益诉求,使民众在精神引领的美感享受中切身体悟主流意识形态的重大现实价值。其次,要积极回应民众现实问题,以形象化方式凸显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说服力。主流意识形态要实现为人民群众“立言”的效果,必须摆脱概念化、抽象化的传统窠臼,着眼于改革开放实际与民众的思想实际,着眼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实际,及时回应时代课题。同时针对当前网络信息化条件下新的话语环境,通过极具感染力的听觉文化、视觉文化等文化形式回应民众密切关心的现实问题,提高理论对现实的解释力和涵盖力,提升网络阵地上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新境界。

二、平等参与、开展民主讨论,从独白式转变为对话式

传统的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带有单向传播的缺陷,主要表现为“我说你听”、“你传达我接受”的信息传递模式。意识形态工作者在信息获取的渠道、时效性、内容涵盖面上占有绝对优势,因此他们具有一定权威,通常以真理占有者的姿态居高临下地对民众宣讲意识形态相关内容。在这种单向度的传播模式下,人的个体性被忽略了,民众千差万别的具体情况被纳入到统一化宣传中,忽视民众个体差异性的单向宣传也就演化为自说自话的“独白 ”。同时在宣传方式上强调的是规范、概念、知识的硬性灌输,在宣传过程中注重的是“接受”与“传授”,这种宣传模式割裂了民众作为主体人的完整性,将他们视为“知识容器”或等待“加工制造”的零部件。在“独白”式的宣传教育中,民众个体独特的意志、情感和思想被遮蔽,意识形态工作的实效性受到直接影响。俄苏学者巴赫金认为:“生活就其本质来说是对话的。……人作为一个完整的声音进入对话。他不仅以自己的思想,而且以自己的命运、自己全部个性参与对话。”[6](P387)主流意识形态教育所面对的是具有丰富情感、独立思想的生命存在,因此必须充分尊重人的主体性,在平等参与的对话中引领民众形成正确政治观点、思想观念和道德品质,在民主讨论的氛围中完成意识形态的教育、说服和引导过程。

从传播学的角度看,网络信息空间赋予民众的自由表达利益诉求、真实表明个人合理意愿、自下而上反应现实问题等权利,为政府和群众之间搭建了一个畅所欲言、平等参与、民主讨论的对话平台,颠覆了传统信息环境下单向度的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模式。在网络信息化社会,要创造性地完成掌握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重大使命就应当适应网络发展形势,充分利用互联网强互动性、平等性、广泛参与性、自由性等优势。互联网作为信息自由共享平台的性质决定了任何人、任何组织都能在其中自由地获取并发布信息,这意味着网络平台的沟通对话可以覆盖到全体网民,为意识形态传播的全员参与提供了有利条件。同时,网民现实身份、人格、角色的虚拟化也使他们能够自愿真实地表达合理利益诉求,这为党和政府部门征求社情民意、了解民众内心需求构建了有效对话平台。基于此,党和政府应当适应网络信息化的现代人际交往方式,善于运用网络技术倾听人民群众的心声,及时回应网民提出的意见和问题。具体地说,意识形态工作者可以充分利用党政门户网站、政务微博、民生微信与大众进行快捷沟通,以QQ、MSN、手机、电子邮件等通信工具与群众进行网络对话,从而拉近与群众之间的心理距离,在线上线下的平等互动中弘扬主流意识形态的强大正能量。

网络“对话式”工作方法是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新的实现方式的重要探索,也是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包容性的深刻展现。在网络信息化条件下,网民获得了空前的自由空间,群体文化的一致性、固定性、规范性被极大削弱,网民从被动接收的角色转变为自由表达的主体,他们能够自由选择一种价值理念、行为习惯、思维方式。在这样的条件下,以新民族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为代表的非马克思主义乃至反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借助网络纷纷涌入,并且由于现实及历史原因,一些侵蚀人们思想领域甚至否定他们正确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腐朽文化,以及具有消极、愚昧、迷信色彩的落后文化也借机在网络平台粉墨登场。对于意识形态话语权在网络上面临的现实挑战,我们要想维护主流意识形态的文化权威地位,就不能对多样化社会思潮一概抱以排斥、抵制、拒绝的态度,从而摆出一副“唯我独马”的姿态。与之相反,我们应当在主流意识形态话语同其他话语的交锋、交流、对话中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强大主导作用,对反马克思主义话语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驳斥,对非马克思主义话语进行有针对性的论辩引领,对各种错误思想予以坚决否定、批评,从而保障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阵地的优势话语权。

马克思主义认为:“理论的方案需要通过实际经验的大量积累才臻于完善。”[7](P417)网络信息的特点为政府和群众之间“对话式”交流创设了良好条件,这也意味着主流意识形态的建设需要在对话中不断发展和丰富自身的理论体系。第一,要在政府与群众平等参与、双向互动中挖掘凝练体现马克思主义理论科学性与时代性的网络语言。例如,2015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不可任性”一词经过万千网友迅速评论和转发,立马引发广大人民群众的追捧和共鸣,体现了政府在推进行政体制改革中简政放权的坚定信心。第二,要在政府和网民的精神交往、民主讨论中吸收借鉴反映人类优秀文明成果的开放性话语,比如法律意识、生态伦理等。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傅莹在2015年答记者问时提到“新环保法‘有牙齿’”,引起群众的广泛热议,使群众在与官方的互动中更为深刻体会到政府治理环境污染的决心。第三,要在官民之间民主式探讨中集思广益、广开言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有鲜活生命力的话语,将中华民族的特色话语注入时代内涵并纳入到主流意识形态话语体系。

三、贴近对象、构建综合化平台,从单一式转变为立体式

传统的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体现出单一封闭的缺陷。在传统信息传播环境下,意识形态建设主要是基于金字塔式的纵向权力结构,高度集中的传统管理体制决定着意识形态的宣传、教育和引导只能依靠自上而下的模式,作用方式表现为具有强制性权威的党组织面对面地对群众进行政策传达和宣传教育,作用形式主要依靠群众性运动或全民性动员,具体途径主要是实地调研或文件发放。在传统单一封闭的宣传模式下,意识形态工作难以深入人心,无形间拉大了社会主义理想信念、马克思主义理论同人民群众之间的心理距离。与此同时,一些党政部门和干部对于现代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也表现出隔阂或拒绝的态度,出现了“本领恐慌”的问题。清华大学的社会化媒体实验室经过跟踪调查发现,尽管各级政府机构及官员都开通了政务微博,然而,80%的政务微博存在“痴呆”或“僵尸”的嫌疑,或者装聋作哑,或者长期不更新,甚至一些政务微博哗众取宠而缺乏实质性内容。[8]针对以上情况,意识形态推行者需要适应当前网络信息化条件下民主分散式的现代治理体制,积极运用现代网络信息技术构建综合化平台,使传统单一线性模式转变为立体式意识形态宣传模式。

网络信息作为改变群众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技术手段,改变了传统媒体单一化传播的优势,在新形势下,意识形态工作要有针对性和实效性就必须综合地运用互联网、电视、广播和报刊等媒介,形成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相互配合的立体式宣传格局。当网络信息技术未普及之前,我们党拥有运用传统媒体的绝对性优势,然而,新浪、搜狐、谷歌、微博、微信等信息网络平台的出现,拓宽了群众获取信息的渠道,延伸了信息传播的时空,将传统的点——面的单一化传播转变为点——点、点——面、多点——多点的传播格局,彻底改变了政府与群众之间的传播关系。因此,面对信息技术对意识形态工作的冲击,习近平同志强调,要在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协同发展且优势互补的基础上,以内容建设为根本,依托于先进技术,打造一批有强大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构建立体多样的现代传播体系。基于此,党和政府应当调整传统被动单一式受众观,通过多样化、立体化的媒介内容与形式传播好、宣传好、解读好中国道路,在传统媒体与现代媒体的深度融合中宣传我国主流意识形态。

意识形态工作部门在立体化信息传播平台上开展工作不仅需要提高技术水平,还应当贴近对象,避免对广大网民群体进行“一刀切”的说教与灌输。一是要根据网民群体不同的文化背景、心理意识、个性特征采取不同的意识形态宣传方式,做到因人施教。对于熟练掌握网络技术又精通做群众工作的网民,应当培养他们纳入到专门网络工作队伍,以掌握并引导民意,及时解决民生问题;对于操作网络舆论以散布不良信息的网民,应当坚决予以批评教育甚至依法追究其责任。二是要根据不同社会事件、网络热点对群众思想产生的影响,及时疏通引导,做到因事施教。比如,针对少数领导干部不正作风以及贪污腐败事件频发的问题,自2013年4月起,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中国网络电视台都在其首页开辟了网络监督专区,并链接相关执纪执法部门举报网站,及时回应人民群众对党风廉政建设领域热点焦点问题的关切与关注。近年来,通过网络监督推进的“萝卜招聘门”、“天价香烟门”、“表哥”等事件,充分彰显了网民群体的监督权。三是要准确把握在社会发展、时代变化背景下人民群众的思想脉络和心理动态,确保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正确传播方向,做到因时施教。在2014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的评选活动中,孙丽娜与朱敏才夫妇退休后远赴贵州支教的故事经过微博、微信的大量评论转发,引发了万千网友的热议,成为了凝聚社会道德力量、传递人间正能量的最好例证。可见,在基于网络信息构建的立体式意识形态工作平台上,贴近对象的宣传教育能够提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感染力和渗透力,切实增强意识形态的话语自觉、话语自强、话语自信。

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的规范化、科学化、立体化还体现在建立健全合理有效的考核评价体系。由于考核评价体系的测评者和测评对象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习惯任何时候都在发展变化着,而且始终是相互制约、交互影响着,因此,意识形态工作考评体系的建立健全需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第一、党和政府的网络意识形态工作效能的考评需要采取平时考核与阶段性考核、量化考评和综合评议相结合的原则。对于党员干部等群体的网络意识形态工作考评不能简单采取“年终一次性考评”或者“上级打分排名”等方式,应当综合考虑他们利用网络技术帮助群众解决问题的效率和质量、群众在政务微博和政务微信公众账号上发布的满意度评价、信访公信力调查、“网络群工”队伍建设考评等因素,以提高党和政府在网络时代群众工作考核的可信度、客观性和科学性。第二、民众在网络信息化条件下对我国主流意识形态接受度及认可度的监测需要采取整体与个别行为相结合、长远与近期效果相结合等原则。这是因为民众的价值观念与思想意识的发展变化带有渐进性与长期性的特征,通过孤立、个别的零散性行为表现难以把握其思想脉络,但通过众多行为表现进行长期、整体和综合的分析可以把握。总而言之,网络信息化条件下的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方式的创新必须走出单一线性化思维的窠臼,形成立体化的工作新机制,使网络信息空间成为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开展深度沟通、宣传主流意识形态的新阵地。

参考文献

[1] 胸怀大局把握大势着眼大事 努力把宣传思想工作做得更好[N].人民日报,2013-8-21(1).

[2] 王伟光.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N].人民日报,2013-10-08(7).

[3] 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4] [美]约瑟夫·奈.美国霸权的困惑[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2.

[5]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N].人民日报,2014-10-16(1).

[6] 巴赫金.诗学与访谈[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

[7]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8]尹安学,李烨池.政务微博失态都是心态作怪[N].羊城晚报,2011-11-20(1).

作者简介:

汪馨兰(1985—),女,福建福州人,中国民航飞行学院社会科学部讲师,博士。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当代大学生马克思主义观教育链研究”(14AKS020);四川省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心项目“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研究”(CSZ14059)。

[作者简介]汪馨兰(1985—),女,福建福州人,中国民航飞行学院社会科学部讲师,博士。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上一篇:论高校环境美学教育体系及其构建2016-11-29

下一篇:思想政治教育环境变化对理工科学生的影响及优化2016-11-29